<address id="dpj53"><nobr id="dpj53"><meter id="dpj53"></meter></nobr></address>

                  <form id="dpj53"></form>
                  寄居馬湖古城(組詩)
                  發布時間: 2020-10-15 作者:曾元飛 來源:燃氣公司

                  雞罩山小憩

                   

                  進山的路,只有一條

                  它是受雞罩山的派遣,

                  從流嵐里飄過來的。

                   

                  站在半山的觀光亭上,

                  身穿白底青花旗袍的導游,

                  同我說起3000年馬湖府的前世今生。

                  說起明月清風打磨的石器,

                  劍鋒刺破歷史塵封,讓時光穿梭,來來往往尋親。

                  唐詩宋詞滋養的書樓古鎮里,

                  返鄉創業的父兄和向家壩大電站并肩站起

                   

                  這時候,近旁農家突然傳來了

                  雄雞打鳴,中斷了我們的談話。

                  也仿佛劃破了山中的霧靄,

                  讓一些霞光落在身邊的桂花樹上,

                  落在我們身上,

                  接納從流嵐里走出的細語。

                  把一幅詩畫:

                  雞鳴雞罩山,一念山外行。

                  留白給清風

                  和鳥兒翅膀劃出的弧線。

                   

                   

                  詩人與驛家客棧

                   

                  蟲鳴聲從窗外的清晨

                  一波一波涌來

                  猶如遠道而來的金沙江

                  浪花翻卷在岸邊

                  早起的鳥鳴,仿佛是一葉白帆

                  行走在江面,搖漿輕拍

                  還在夢中的霧紗

                   

                  同行的爍哥,鼾聲都帶有詩意

                  這讓我想起,鄰房張新泉老師當年拉纖時

                  哼出的纖夫小調,一不小心

                  小調被哼成了大卷大卷詩行

                  在全國刊行,中彩首屆魯獎

                  讓我與路過的清風饕餮,致敬經典

                   

                  這時候,仍有些醉意朦朧的爍哥

                  起床拽上我,非要到江邊去寫詩

                  詩歌鋪滿了江面,一群詩人已在江上

                  他悄悄告訴我,那些詩都會淹沒,沉入水底

                  他的詩,才能游到對岸沙灘上

                  在太陽下,把水分蒸干

                  我笑著說,爍哥啊,爍哥

                  什么時候,才能像麥笛兄一樣

                  不喝酒,只喝白開水

                  不中魯獎,也能拿大獎

                   

                   

                  城北硯池湖

                   

                  不經意間,煙嵐婉約裊裊

                  撩動碧水青山,

                  也撩動硯池湖的心弦。

                  扁竹根花潔白,白得令人心痛

                  白得漣漪一步三叩首,

                  同夢一道,朝拜彼岸。

                   

                  斜徑彎彎,白茶花樹彎彎。

                  那驀然回首的古鎮傳說,

                  在吉他的D弦上若隱若現。

                  獨上涼臺,合十祈禱

                  蕩漾的月光,離我很近又很遠

                   

                  一縷月光,一汪漣漪,一個世界

                  滿滿的都是你

                  今生來世,心中那株含淚的菩提

                  已化作了,

                  一朵扁竹根花上的經文。

                   

                  城西制茶人

                   

                  山茶花的芬芳,工蜂們知道。

                  在翅羽顫動的旋律中,

                  它們讓三月流蜜。

                   

                  在指尖上揉捻,殺青,發酵······

                  一道工序,一次重生一次凈化。

                  制茶人把自己制成了一芽茶,

                  在杯盞里沉浮。

                   

                  琴弦上的音符,從指縫間溜出來,

                  沒有在村口的老茶樹上停留。

                  而是搭乘沙啞的歌聲,抵達明月上。

                   

                  夜色薄了,月光輕了。

                  月光是一絹銀色絲綢,

                  為子夜披上,

                  給芽茶的私語披上。

                   

                  她的美

                   

                  別人送你一摞一摞,多姿多彩的贊美

                  我送你一片最美白云

                  同你身穿的旗袍一樣白

                  同金沙海的浪花一樣白

                  同岸上帶雨梨花一樣白

                  柔軟的白云,正如山歌里

                  那顆柔軟的心。一聽見歌聲

                  你就不忍心翻開它

                  你就輕輕卷起來,收起來

                   

                  你是今天最美的導游

                  舉著最美的導游旗

                  我只能遠遠地望著你,看著你

                  生怕多跨出半步

                  我的眼神會觸痛你的美麗

                  你是我夢里的影子,漸遠漸近

                   

                  為游人照相的你是一種美

                  為游人唱山歌的你是一種美

                  與游人合影的你是一種美

                  機智應答游人提問的你,更是一種美

                  你真的沒有發現?我一直在悄悄留意你,觀察你

                  用煤礦詩人獨有的審美,發現美,欣賞美

                  哦,我還找到了另一種美,

                  你閃過的眼神,被我捕捉住了

                  你在等待。等待也是一種美啊

                  一種似遠似近、撓得心癢癢的美

                  上一篇: 一家人過重陽節 下一篇: 興隆鎮青石巖游記

                  關閉

                  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2019